上海中考一篇作文被评定为“雷同卷”,原因竟是改写自雷同例文_教育考试院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20-08-05 23:21

作文“模仿”“仿写”,是很多老师或者课外机构在辅导中小学生作文时用的“套路”,但是这次上海中考,有一位同学的语文作文,就因此被认定为“雷同”,导致满分150分的语文只考了81分!

7.30日,上海各区分别发布2020年中招零志愿、名额分配志愿分数线,但在很多家长群, 一篇中考作文疑似被判0分的话题,却引起了热烈讨论。

事情的起因,是一位家长发表的帖子——

中国青年报·中青网记者魏其濛采访了当事家长。

上海一中考作文被判“雷同”,作文改写自教育考试院编纂的“雷同”例文

魏其濛

来源:中国青年报客户端

7月18日中考成绩下发后,上海考生绮文(化名)和她父母惊讶地发现,她的语文只考了81分(满分150),而在一模、二模中,她的语文成绩分别是130、134分。

抱着对语文分数是否漏算了作文分的怀疑,绮文的家长向上海市教育考试院提出复核申请,得到了“维持原分数”的答复。按常理推测,绮文的作文可能被判了0分。

7月21日,绮文家长再次向教育考试院提出查分申请,考试院成立专家组后与绮文连线,了解她的作文构思和选材思考。7月23日,考试院作出了“卷中心将该考生作文答卷评定为雷同卷程序符合评卷流程,结果无误”的答复。

绮文家长无法接受这个答复,是因为他们发现,孩子这篇被判“雷同”的作文,正是改写自上海市教育考试院编纂的《2018年上海市初中毕业统一学业考试作文评析》和《2019年上海市初中毕业统一学业考试作文评析》上两篇几乎一模一样的真题作文。

绮文家长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中考复习时,绮文在老师的建议下购买了《2019年上海市初中毕业统一学业考试作文评析》,为了学习更多中考语文作文经验,又购买了《2018年上海市初中毕业统一学业考试作文评析》。

经过认真阅读钻研和比较,绮文发现2018年作文《真的不容易》(P24-25,A-11)和2019年作文《这事,真带劲》(P28-29,A-13),除了作者和标题不同以外,内容几乎完全一致,连文中错字都一模一样

于是,绮文在老师的指导下,通过仿写作文的方式,在二模考试中改写了这篇例文,并获得了50.5的高分。而过去,她的作文分数一般是48分。经过这次考试,绮文相信,在中考用同样的方式写作,也一定能得高分。

但让绮文和家长没有想到的是,这篇改写自2018年、2019年中考例文的作文,却被判定为抄袭。这也直接导致绮文的中考总分没有达到她理想高中的提前录取分数线。在绮文家长看来,绮文成了“教育不作为的牺牲品”。

针对绮文家长的第二次复核申请,上海市教育考试院给出这样的回复:绮文的作文与《2019年上海市初中毕业统一学业考试作文评析》中《这事,真带劲》雷同,根据中考语文作文明确“不得抄袭”的要求,评卷结果无误。

回复还提到,“关于您反映的《上海市初中毕业统一学业考试作文评析》2019年与2018年两篇例文雷同的问题,您可以向有关部门反映。但是您将此作为‘自己抄袭作文合理’的依据是不成立的。”

绮文的家长对于考试院的回复不能接受,他们认为孩子这样写作是受到教育考试院的误导。但是考试院在回复中并没有承认这一点。至于下一步是否继续申诉,绮文的家长还没有决定。

对于这一事件,上海一位作家说,“模仿”“仿写”是很多老师或者课外机构在辅导中小学生作文时用的“套路”,严重偏离了写作的目的,受害的是孩子。(以上文章来源:中国青年报客户端)

然而现实中,很多同学在用背经典范文、背优秀作文、背大段名人名言的方式,尝试提高作文分数。

去年年初,西交利物浦大学中国文化教学中心教师陈晓菡就曾在文汇报上发表题为《同学,为什么你涉嫌抄袭还不自知?》的文章,指出初高中被认为写作优秀的学生,上大学后更可能被判定作业抄袭。

陈晓菡老师在西交利物浦大学给大一学生主讲《中西文化比较》课程,这是一门公共必修通识课。上课伊始,学生就被明确告知,他们提交的作业将经由权威查重系统检测,一旦查重率高于课程规定的30%,作业将被判定为抄袭;一旦该生两次被判定为抄袭,教务处的档案上将会留下抄袭记录,从而影响今后的学业。

令这些大学老师难以相信的是,有那么多大学生栽了大跟头——不少学生因为涉嫌抄袭,而在学业档案上留下了不良记录。而且“踩过线”的,通常是高中写作训练模式下的好孩子!

问题是,很多“写作能力”貌似不错、自我感觉也很好的大一新生被判抄袭后,却并不认为自己在抄袭!

分析一学期中几百例被判定为抄袭的学生答案,陈晓菡老师在与学生进行沟通时,听到了十分委屈的声音:“明明是记在脑袋里滚瓜烂熟的东西,现在把它写下来,又有什么错呢?我在高考作文里也是这么写的啊!”

陈晓菡老师分析发现,很多学生“来上大学,还带着高中的作文素材摘抄本。”

在开学第二周,课程留给学生的一份材料,和时下流行的人文综艺节目有关,希望他们谈一谈自己喜欢的一首诗,结合案例讨论现代社会中人们是否还需要读经典。

L同学写道:

“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苏东坡经过酸、甜、苦、辣、咸,五味杂陈之后,最后一个味觉是淡,所有的滋味都尝过了,你才知道淡的精彩,你才知道一碗白稀饭、一块豆腐好像没有味道,可是这个味觉却是生命中最深的味觉,我觉得苏东坡在感谢:他不断放下,每一次的放下就使他更好一点,这就是‘淡’的可贵。”

当这部分回答被查重系统标示为和网络资源100%重合时,L同学在发送给老师的邮件里提到:“提问问的是自己喜欢的一首诗,我对这首诗印象很深,自然而然就写出来了,该点评是高考作文优秀语段,高中老师也要求背过。”

在课堂讨论为何这两年乡村题材的短视频会如此流行时,学生的写作中再次出现了引用曾经的摘抄的情况。

Y同学写道:

“以前有所谓的安贫乐道,其实是最好的生活方式。白天种田地,晚上参悟人生道理,粗茶淡饭,活得自在明白,死得也自在明白。现在的人,这两样都没了。在城市里生活,六根应接不暇,满脑子都是欲望利益,满脑子都是小聪明,还以为这就是人生……”

查重系统数据显示,不仅仅是想法相似,该生上文的语段,100%和网络资源重合

可以说,这些学生或许都是初高中语文老师心目中的乖孩子,高考作文分数或许都不低。但是,背着别人的文字,并将这一写作习惯带到大学的作业中来,在查重软件下无所遁形。此时,他们遭遇的不仅仅是答题计零分、抄袭记录上报教务处,更是一次对信念的暴击。

在被查重系统判定为查重率过高的学生中,大多数学生的申诉还包括:我明明在回答里写了“专家说”“莎士比亚说”“有新闻报道过”,这不是已经标注出引用了吗?我从来没想过抄,为什么还判定我抄袭?

比如在对“娱乐会不会至死”的讨论中,学生J的作业旁征博引,连续引用了尼尔·波兹曼在《娱乐至死》中的名言、《周易》中的名句,以及引用鲁迅的“我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揣测国人”一句,其间还引用新闻报道中诺贝尔奖获得者——中国科学家屠呦呦的事迹,用来对比娱乐圈明星的待遇和关注度。

这样的作答如果放在作文里说不定能得高分,然而按照大学对学生的写作要求,该回答被查重系统检出了60%以上的查重率。

写文章可以引用,但是必须要注意引用比例。中学阶段,常常有通篇充满着名人名言的作文被当做范文来展示,也有不少语文老师鼓励学生多引用名人名言,让鲁迅、梭罗、范仲淹、莎士比亚等人成为自己的“亲友团”,而学生自己的观点或许只占20%甚至更少。但在大学,老师会反问:“同学,你自己的观点在那里?”

满分150分的语文只考了81分,这事无疑给大家敲响了警钟:背诵素材、仿写范文……都是写好作文的一种技巧和方法,但是作文,一定要我手写我心。

版权声明

部分文章和图片经由多次转载而无法查明作者和出处,如果您是文章或图片的原创作者请联系我们维护您的合法权益!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