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场线上放映 | 肖斯塔科维奇背后的荒诞与狂想_证言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20-07-24 17:16

今天继续为大家推荐一部即将推出的线上放映作品,是由香港城市当代舞蹈团放出的,由被林怀民先生誉为“最厉害的华人编舞家”的黎海宁编舞的作品《证言》(国内译名《肖斯塔科维奇密码》),主演是香港著名的戏剧演员李镇洲,所讲述的是前苏联的斯大林统治时期,著名音乐家肖斯塔科维奇是如何应对政治的强权的。将于明天,也就是7月24日晚上19:30直播,有内地的欣赏渠道,同时大家也可以去城市当代舞蹈团的YouTube官方频道观看。

这部作品首演于2006年,并且在2007年曾参加过广东现代舞周来广州上演,此次放映的是2006年的首演版。本身这部作品有较强的叙事性,除了舞蹈外,也有较强的音乐、戏剧元素,所以也很适合对现代舞不是很熟悉的朋友在了解时代及人物背景后放心服用。

下面是城市当代舞蹈团官方的介绍以及艺评人周凡夫先生的文章,大家也可以作为一个参考。

经典重现——黎海宁作品《证言》

俄国革命音乐家萧斯达高维契背后的荒诞与狂想

华人编舞家黎海宁与香港重量级舞台演员李镇洲一同解构前苏联时期著名作曲家萧斯达高维契音符密码。「CCDC艺术频道」将于 7月24日晚上7:30,在线放映黎海宁经典作品《证言》。

国内译名《肖斯塔科维奇密码》

扫码观看在线直播

7月24日19:30

记得调好闹钟噢!

当代音乐的先行者萧斯达高维契是乐坛的精神领袖,却遭遇独裁者史太林的狠批及排挤,一夜间由备受推崇的音乐界才子沦为政权打压下的人民公敌,但他不甘屈服于强权,在消极的妥协表象下阳奉阴违,在往后的作品中布下一个个谜语,隐藏对政治打压的不满、无奈及反抗。

《证言》2006宣传照

从备受争议的萧斯达高维契回忆录《证言》出发,黎海宁糅合舞蹈、音乐、剧场及电影元素,以多变出彩的舞台意象将萧氏乐章的诗意及现实的残酷巧妙融合。戏剧大师李镇洲担纲演出,一时化身在生活压力中痛苦挣扎的音乐大师,一时变身差利卓别灵式默片中的诙谐角色以及莎士比亚笔下的悲剧人物,穿梭于电影、舞台、虚幻与现实之间。是次放映为2006年首演版本更有钢琴家罗乃新、小提琴家梁建枫及大提琴家苏千芳组成的三重奏现场演奏,万勿错过!

《证言》首演于2006年,2007年巡演至广州「广东现代舞周」。在2017年的「香港城市当代舞蹈节」上,重演版《证言》为舞蹈节拉开序幕。

城市当代舞蹈节2017开幕演出宣传片

扫码观看在线直播

7月24日19:30

记得调好闹钟噢!

【节目表】

2020年7月24日

19:30 黎海宁作品《证言》

更多精彩节目稍后公布

延伸阅读

黎海宁《证言》传记感应进入心灵

——周凡夫

(写于2018年3月)

去年十一月间在香港举行的城市当代舞蹈节的开幕节目《证言》(Testimony),与香港艺术节开幕带来施普克的《安娜.卡列妮娜》,同样从文学作品转化而来,同样采用了「并贴」的音乐,也用上现代的录像来配合,但在舞台上展示出来的却是很不一样的感受。

从1979年10月在纽约出版的《证言》,到2006年黎海宁获奖的同名舞台作品,相距二十七年,而笔者到去年十一月再搬上葵青剧院舞台(11月21日)时,才得以观赏,该制作能赢得2007年香港舞蹈年奖,于获奖十年后来看,仍确是实至名归,这在于黎海宁能借着《证言》中的内容,借着书中的主人翁,被视为是二十世纪苏联时期的伟大作曲家萧斯达高维契(Shostakovich 1906—1975)的音乐作品作为骨架,但加上黑白录像、戏剧文本念白,和剧场元素等,并特别邀来著名演员李镇洲,结合城市当代舞蹈团的一群男女舞者,在加上面具,充满象征性的服装,富有张力感的舞蹈编排下,呈现出创作者黎海宁透过《证言》这本有如炸弹投掷到欧美世界,引发当年苏联强烈反弹的回忆录,老萧的传记,对这位伟大作曲家的人生的了解,并由此引申出她个人对现实世界观察的结果。

可以说,这个制作中的众多元素虽来自《证言》,但能引发观众的心灵产生震动,却是因为舞台上展现的意象,带出的氛围,处处让人联想到现实的世界,非仅是诞生的2006年,而是当下观众所处的时空。

紧扣《证言》内容进入心灵

黎海宁舍弃了老萧充满高能量的交响曲,整个作品分成两部份,开场李镇洲黑白录像采用的是美国百老汇作曲家文森.尤曼斯(Vincent Youmans,1898-1946)相对轻松的1950年电影音乐《双人茶会》(Tea for Two),将时光倒流回老萧的历史岁月;作为演出骨干的音乐便是老萧的两部室乐作品,先采用E小调第二钢琴三重奏作品67,合共长约四十五分钟的四个不同速度的乐章音乐,编排出四个不同场景的舞蹈;中场休息后的第二部份,则采用了老萧的室内交响乐作品110a,长约廿五分钟的五个乐章,成为五段较紧凑的场景。用作结束的尾声「终章」,则选用了老萧以俄罗斯诗人戏剧家亚历山大布洛克(Alexander Blok,1880-1921)的诗词谱成的「七首歌曲」作品127的第三首。

也就是说,转化成舞蹈的《证言》完全舍弃了老萧最为人熟知,充满官能性,刺激性音响的交响曲,采用了一般观众陌生得多,更为内在,紧密的室乐声音的作品;这不仅能让观众更能专注到舞蹈所传达的情感,更能感受到李镇洲所扮演的角色,在老萧以外,有时仿如变成了莎士比亚,甚至是莎翁下的哈姆雷特王子、李尔王。

在演出中,除了引用了1936年1月28日《真理报》批判老萧音乐的社论《混乱代替音乐》的片段,和老萧1960年7月19日写给他的老朋友,亦是他的秘书,俄罗斯作家萨克.格利克曼(I. Glikman,1911-2003)函件内容的选段;更重要的是还引用了《哈姆雷特》和《李尔王》中的文本,这可是在《证言》中一再用以展示老萧生前处境的「比谕」。在《证言》中便记下了1949年他来到纽约,可是他沉默寡言,郁郁不欢,香烟不离手,对西方记者的访问,表现得非常不合作,媒体便无情地挖苦他、攻击他,后来他对这次纽约行这样说「那次旅行对我为害不浅,我要回答一些愚蠢问题,又不能多说话,他们却将此弄成天大的新闻,我当时所想的只是,还能活多久呢?」 他在生死关头,别人却认为他矫情做作,傲慢无礼。

在《证言》中,老萧又以哈姆雷特来比喻自己﹕「我特别被哈姆雷特(Hamlet)与罗森库兹(Rosenkrautz),及古登斯坦(Guildenstern)的对话感动,哈姆雷特说,他不是根笛子,他不许拿他当笛子吹。那真是精彩的一段。以他来说是容易的,毕竟他是个王子。如果他不是的话,他们将会把他摆布得头晕目眩。」

老萧还把他自己比做「李尔王」(King Lear)﹕「在我看来,重要的是,悲惨的李尔王,对他自己的幻象的破碎。不,不是破碎。破碎只是一剎那间的事,然后就过去了,那并不能造成悲剧。那并不能扣人心弦。可是看着幻象慢慢地,一点点地被捏破—那却是另一回事,那是痛苦、恐怖的过程。」

萧斯达高维契形容他自己,与哈姆雷特及李尔王一样,是一个对自己失去自我的人物,是一个被捏碎了与绝望了的角色。他只是随着时间的推动,渡过一个又一个漫无亮光的日子。」

可以说,这几段紧折着老萧回忆录的文本,结合着音乐、舞蹈和剧场元素,为观众带来的并不是即时性的官能性刺激,而是慢慢地、自然地进入到观众心灵中去,令人内心感到的无形震动,这可是有好一段日子已未有过的心灵触动了,这亦正是蕴含了一段日子,到现在仍不能不将之写出来的一个重要因素。

剧照摄影:Ringo Chan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