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孤独的人——阿尔弗莱德·沃尔登的登月传记_阿波罗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20-07-25 11:35

阿尔弗莱德·沃尔登(Alfred Worden)

(1932-2020)

2020年3月18日,美国航天员阿尔弗莱德·沃尔登(以下简称沃尔登)在得克萨斯州与世长辞,享年88岁。

"

如果说阿姆斯特朗是史上第一个踏上月球表面的人类,那么沃尔登则是史上第一个在远离地球的深空进行舱外活动的人类。虽然他活跃的身影只在太空作了短暂的停留,但却在人类航天史上留下了永恒的精彩。

"

-----

-----

“空中飞人”崭露头角

1932年2月7日,沃尔登出生于美国密歇根州杰克逊县。1955年,从西点军校毕业后,23岁的沃尔登被安排到空军服役,他先后在得克萨斯州的穆尔空军基地、拉雷多空军基地以及佛罗里达州的庭德尔空军基地接受训练。同时,他还在航太研究飞行员学校担任过飞行教官。丰富的实训经历让沃尔登很快便脱颖而出,他被成功选拔到约翰逊太空中心,这期间,他创下了超过4000小时的飞行纪录,其中2500小时是飞喷气式飞机。在太空中心,沃尔登俨然成了一个“空中飞人”。

1963年,沃尔登专注于他空军事业的同时,开始对成为航天员产生了向往。但起初,他并没有进入美国宇航局的视线。在后来的自传中他也提到,早期虽然他入选了美国宇航局第三批航天员候选人员名单,但仍被排除在外的经历。但沃尔登并没有放弃,时间到了1965年,美国宇航局向社会招募第五批航天员,沃尔登再次向美国宇航局提交申请。皇天不负有心人, 1966年4月沃尔登终于等来了他成功入选的通知,成为了美国宇航局选中的19人之一。那一年,沃尔登已经34岁了,对于航天员这个职业来说,沃尔登的出道年龄已经很晚了,但他始终秉持着年轻人般炽热的真诚和初心向着浩渺的太空迈进。

空军飞行员时期的沃尔登(来源:美国宇航局)

“航天超人”叱咤太空

沃尔登是以阿波罗9号任务的支持团队成员,以及阿波罗12号的替补指令舱驾驶员身份入选的,也就是说此时的沃尔登并不是中心成员。他可能没有办法深入掌握执行太空飞行任务的核心技术,但沃尔登一直等待着属于他的舞台。

1971年,沃尔登被指派为阿波罗15号登月任务的指挥舱飞行员,就这样他迎来了人生中的第一次太空飞行,而且还是登月任务。沃尔登怀着敬畏、忐忑、期许的心情为这次任务做足了准备。

1971年7月26日,阿波罗15号飞船从美国佛罗里达州肯尼迪航天中心升空, 这是“阿波罗计划”的第9次载人飞行,被认为是该计划中最具科学意义的一次。与沃尔登同行的航天员还有指令长大卫·斯科特(David Scott)和登月舱驾驶员詹姆斯·艾尔文(James Irwin)。在本次计划中,指挥舱飞行员的重要性是排在第二位的,仅次于指令长,因为 沃尔登要把飞船开到月球,把斯科特和艾尔文留在月球探索,而他独自留在环月轨道上飞行三天。8月7日,当阿波罗15号降落在太平洋中,沃尔登在太空的停留时间为295小时11分钟。

阿波罗15号航天员(左起):大卫·斯科特(David Scott)、沃尔登、詹姆斯·艾尔文(James Irwin)

执行阿波罗15号任务的沃尔登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科学任务升级后的第一次登月飞行,阿波罗15号在指令舱上增加了科学仪器模块。当同伴斯科特和艾尔文在月球上收集标本、部署仪器时,沃尔登也在月球上空操作全景相机、伽马射线光分计、质谱仪等仪器,对超过半数的月球表面进行了高分辨率测绘,识别并观察了大范围内的月球特征,帮助人们对月球有了更深入的理解。 为了取回安装在指令舱外的大型相机,沃尔登创造了另一项历史纪录——人类第一次在深空出舱行走,并持续了38分钟的时间。在距离月面上的同伴们2235英里,约3597公里时,沃尔登是方圆3000多公里内唯一的人类。也因此, 吉尼斯世界纪录后将他收录为“世界上最孤独的人”。至今,沃尔登仍保持着太空行走离地球最远的纪录。

阿波罗15号任务中环月飞行的指令舱和服务舱

月面工作的阿波罗15号航天员詹姆斯和首次亮相的月球车

在沃尔登三人的共同努力下,阿波罗15号登月任务成果丰硕:月球车的首次使用,让六分之一重力环境中的笨拙行走变得灵活;收集了约111千克(171磅)的月球岩石标本;指令舱上首次安装的科学仪器,获得了大量月面和周边环境的数据;从哈德利环形山带回地球的“起源石”(Genesis Rock),被认为是人类在太阳系中能找到的最古老的固体物质……这些在当时初显效益、今天无疑已催生无数成果的数据,正是来自像沃尔登这些登月期间停留在月球轨道上的航天员。如果说阿波罗计划的科学成就是划时代的,那么沃尔登则是其中最闪耀的“航天超人”。

阿波罗15号带回的“起源石”

浪漫诗人的终极遗憾

后来回忆起这段经历的时候,沃尔登依然无比动容。“登上月球给予了我不一样的观感,让我对地球的生活有了新的视角。虽然已过去50年,但我至今仍然觉得登月是人类做过的最了不起的事情,我为自己能够参与其中感到非常骄傲。”

也许是登月经历激发了沃尔登潜伏已久的创作才华,他爱上了写诗。1974年,沃尔登出版了诗集《Hello Earth: Greetings from Endeavour》,在这本诗集中,沃尔登写下了自己在太空中回望地球的感受:

在浩瀚虚无宇宙中,

地球就像一个小小的气球,

轻轻地悬浮着。

在那里,我们为种族问题、为意识形态、抑或其他琐事争论,

我仿佛置身其中,而又游离其外。

(Earth: a small, bubbly balloon hanging delicately

In the nothingness of space.

Down there we argue of race

and ideology and other trivia,

I am a part of it. And yet apart from it.)

在沃尔登充满浪漫主义风格的诗句中,我们能感受到他深入骨髓的航天情结。然而,理想主义者的前行道路总是充满了荆棘。阿波罗15号发射前,一位商人与他们私下达成协议,将300多枚首日封带上了月球。尽管退还了报酬,沃尔登三人还是被处以严厉惩罚,很遗憾, 共同执行了完美月球任务的三位航天员却因为一件“小事”提前终结了自己的太空飞行生涯。这对沃尔登的打击是相当巨大的。

这些年,沃尔登虽然远离了航天飞行中心,但他一直致力于重返太空计划的游说。2019年,美国出台计划,要在5年内重返月球,沃尔登十分兴奋。他谈道:“中国把嫦娥四号探测器着陆到了月球背面。‘阿波罗计划’结束这么多年以来,这算是人类在探月方面终于又做出令人激动的新进展。”

晚年的沃尔登

谈及比探月更远一步的火星探测计划,沃尔登乐观地表示,“我觉得人类能够在30年内解决去火星的技术问题。我希望世界各国携手合作,尽快启动一个大的深空探索计划,让人类能够真正地‘走出去’”。

然而,沃尔登永远都看不到这一天了。虽然离去,但他的航天精神永续,无数的航天探索者将会继续前行。

来源:太空梦想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