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在求职过程中写出一份完美的求职信,看看李白是怎么做的_孟浩然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20-08-05 23:22

在中国,求职(特指古代的官职)从古至今都是一个大问题,竞争者多岗位少,如果在岗的员工老奸巨猾混到退休,那年轻人熬到上一批前辈退休,基本上也成中年油腻大叔了。俗话说得好:“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于是一大批年轻官员纷纷通过各种方法和前辈们抢饭碗,而求职信(干谒)作为敲门砖自然而然就吃完了重中之重,于是各种各样流派的干谒就出现了。

干谒一词最早出自《北史·郦道元传》:(弟道约)好以荣利干谒,乞丐不已。其主要目的是求上位者对自己给予关注,以便自己可以更为顺利的进入仕途。古人干谒的方式大致分为两种,或是送礼或是以诗文干谒。送礼干谒我们就不说了,换个词叫啥估计大家也很清楚。所谓诗文干谒就是我们通常说的“求职信”了。

什么样的人要用干谒呢?一是想当官的人,确切来说是想当官却考不上的,就好像李白这种,颇有才气文化素养也还行,但一碰到科举就抓瞎。还有就是官做得不够大,觉得官职和自身能力不相匹配的。说白了,只有科举差生才采用干谒这种方法。干谒大致上可以分为三重境界,一份完美的求职信是这么炼成的。

写求职信的往往具有以下几个特点:

唐朝开元十六年(728年),四十岁的孟浩然再一次科举落第了。他非常纳闷,自己的诗在京都颇有盛名,为啥科举就是考不上呢?在好友张九龄的引荐下,孟浩然见到了大老板唐玄宗。万万没想到,大老板也很喜欢孟浩然的诗,并且要求孟浩然当场来一首。于是孟浩然一开心就吟诵了一首《岁暮归南山》:“北阙休上书,南山归敝庐。不才明主弃,多病故人疏。白发催年老,青阳逼岁除。永怀愁不寐,松月夜窗虚。”

唐玄宗一听脸色顿时变了,本来融洽的氛围顿时就变得古怪了。孟浩然一生的仕途就此终止,不久后他就回到了老家襄阳归隐,寄情山水。问题到底出在哪呢?其实很简单,这个时候宾主尽欢,孟浩然随随便便来几句感念皇恩,想为国效力,唐玄宗一开心也就答应了。但孟浩然偏偏要顾及读书人的矜持,说一些反话,唐玄宗愣是没有反应过来,以为孟浩然在说自己有眼无珠。大老板当即表示:“你小子真是太可恶了,明明是你自己不想当官,还诬陷说是我抛弃了你。”(帝曰:“卿不求仕,而朕未尝弃卿,奈何诬我?”)

抓不住现场氛围,一昧追求诗词质量而不注重变通妥协,说了一大通,老板听不懂,这是新人写干谒的主要问题,大家可一定不能学老孟这个负面教材。

干谒主要是由下位者写给上位者的,那么不论干谒作者诗文写得如何才气如何,口气势必是要谦虚的,态度势必是要诚恳的,所谓“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来看一篇范文:

一位唐代诗人叫朱庆馀,临考前十分紧张,于是他给水部员外郎张籍写了一首七言绝句《近试上张水部》探探口风:“洞房昨夜停红烛,待晓堂前拜舅姑。妆罢低眉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小朱把自己比喻成即将拜见公婆的新婚小媳妇,把张籍比喻成婆家。把自己和对方的地位很好了描绘出来,对方看了不会觉得不适,此外与唐玄宗不同,张籍也是诗人,自然可以明白小朱的意思。果不其然,张籍看了这首诗后大为赏识,当即回诗一首《酬朱庆余》:“越女新妆出镜心,自知明艳更沉吟。齐纨未是人间贵,一曲菱歌敌万金。”(“老弟,我非常赏识你的才华,你放心,妥妥的。”)

朱庆馀一看张籍的回诗,松了口气。小朱的干谒就很成功,很好地将求仕的心声表达了出来,而且没有让上位者不适,其结果自然也十分顺利。

然而,真正的干谒圈领军人物从来不屑于自降身份获得老板的同情。干谒圈的一号人物李白就是此中大佬,他的干谒足可谓是“惊天地泣鬼神”,堪称干谒范文。看完李白老师的诗文后,我们会发现其他人写的都是渣渣。白老师是这么写的:

李白的大意为:我听说天下的读书人都在说一个事情,此生不求封万户侯,只是希望认识你韩荆州,为什么捏?你韩荆州有周公的胸怀啊!这马屁水准不可谓不高,直接就给这个韩荆州看飘了,“这个小伙子有前途,孺子可教,孺子可教。”韩荆州大概已经开始这么想了,这份求职信直接就在众多的千篇一律的求职信中脱颖而出。第一段的最后部分点出了李白这封干谒的主要目的——想要在大唐集团谋个职位。即便韩荆州不是诗人,写得这么直白也该看出来了,除非这货不识字。

第二段,李白做了个自我介绍,白哥估摸着韩荆州这会已经开始对自己产生好感了,他趁热打铁趁韩老板还开心的时候把自己推销出去。“我李白,是个某某地方的老百姓。我和一般读书人不一样,除了精通诗文外,还精通剑术,妥妥的斜杠青年。奈何那些考试都不适合我,不能发挥我的天赋,但是我知道你韩荆州不是死板之人,一定会给我一个机会的。”

李白这一手,先是掩盖了自己的缺点(长得矮、不是应试教育人才),又强调了自己的优点(优点多,诗写得好),顺道又给韩荆州扣上了伯乐的大帽子。(佩服、佩服。)

介绍完自己后,李白又顺势点明了如果大唐集团录用了自己,自己会怎么怎么样。俨然已经把自己当作集团的一部分了,这不仅肯定了老韩的目光和其在朝廷的地位,还迅速拉近了双方的关系,是求职的惯用套路。

为了避免重蹈孟浩然的覆辙,李白在最后又加了一段。“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我这点雕虫小技韩大人要是看不上也不要见怪,再给个机会。”思虑周全,逻辑严密,堪称求职信中的典范,大家学到了吗?说起这封成功的干谒,其确实将李白推向了人生巅峰,但是很快李白又被唐玄宗勒令退出了朝局。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并不见的每个人都适合当官,开心度过每一天就好了。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